大河南阳网!为您优选文章,天天快乐阅读!
欢迎您的到来,请登录注册 哇!繁體版
首页 > 永定河迎来2020年补水季 沿河公园“沉没”引围观

永定河迎来2020年补水季 沿河公园“沉没”引围观 作者 / 兰文翰

  永定河迎来2020年补水季

  谁踏惊涛向海波

  “看见了吗?远处那白花花的,就是水啊。”站在河堤上,南地村的大婶给邻村村民指点着。以往平静的河堤公路上,因“永定河水来啦”的消息,这几天竟变得有些“沸腾”,大兴沿河各村村民们甚至居住在城里的市民都来到河边,观看永定河水的到来。

  今年是永定河补水的第二年,丰沛的黄河水正在缓解永定河的干渴。本报记者走访了永定河沿岸,向人们了解永定河补水给生活带来的变化。

  望水

  永定河重现河水奔流

  从门头沟沿着永定河一路走来,可以看到奔流的河水。以往人们可以轻易走上的河滩,如今大都被栅栏拦着,偶有通往河边的小路,也被拉上了禁行的铁丝、挂上了警示标识。

  下午时分,位于京拉线公路安家庄村西北侧的停车场上,一位保安大叔正在和过往的人们聊着永定河的变化。他的主要任务就是看守住停车场旁几处通往河边的出入口——这些出入口已经被拦住,数米开外就是永定河水。

  这里的河水约有二三十米宽,目力所及的地方,小树只剩下树冠。用大叔的话说,其实包括部分村民种植的酸枣树、河边的小路、灌木,都已经没在了河水以下。这种场面去年补水季才第一次出现,“我没想到,有生之年还能看到这么多水。”

  这么说是有原因的,大叔近70岁了,在他的印象中,永定河在几十年里的水量一直在减少。他小的时候,夏秋雨季的永定河会有多次河水奔腾的时刻,为了避免耕地被突然淹没,当时村里耕种的土地大都在远离河岸的山坡之上。没有抽水机,挑水种地曾经是这里最广泛使用的浇水方式。

  20世纪60年代,永定河水已经较少出现如此的水量,于是河岸边至公路旁,村民们建设了土垄形成梯田。至70年代,水量又明显减少,几年前永定河的水量最少的时候,河面只剩下大约10米宽,有经验的老村民知道有些地方更浅,可以蹚着水过河。

  如今,“河面上涨了至少有1.5米。这流速,别说是蹚水,就算弄个竹筏子也过不去啦。”稳定的大流量,已经超过雨季会突然上涨的水量,也不会出现水“来得快、去得快”的情况。

  水量上涨之后,最明显的变化是沿岸树木的状态。在这里看了一辈子,大叔的眼里,高于水面数米处的树木,会受到土壤吸水、气候湿润的恩泽,明显茂盛一些;去年补水的时候,这种茂盛延伸到了几十年里的“新高度”。此外,“鸟类更多了,有些咱说不出的品种,小时候常见、现在很少见到的野鸟,去年也都回来啦。”

  乐水

  沿河公园“沉没”引围观

  河水上涨之后,河床边很多树木被淹没,但保安大叔心里有数,“这柳树、杨树都不怕,即便泡上半年,也照样生长。”而酸枣树则不然,在气温高的时候,泡上一个月,即便只泡到半腰高,这酸枣树也会死掉。好在现在很多酸枣树平常也都无人打理,相比游客带来的生意,村民们并不指望小小酸枣带来的经济效益。

  从门头沟的山里行至下游的门头沟城区,再到西五环附近的沿河公园,随处可以看到和树木一起“沉没”的滨水公园。

  永定河休闲森林公园位于河南岸的部分园区就已经被河水覆盖——之前这里的河面以京昆路为界,形成南北两个积水的湖泊,之间只有一条数米宽的水渠相连——如今,包括水渠在内约有数十米宽的浅滩都被淹没,“湖”再次变成了“河”。往日的湖心小岛都已看不到了,人们散步的甬路上,只有路灯灯杆顶端露出水面。

  这样一来,公园的设施岂不被毁坏了?记者询问得知,公园靠近水面的部分,当初设计时已经考虑到了水量上升带来的变化,即便永定河没有放水,在遇到暴雨之类水量突增的情况时,也可能出现部分被没于水面之下的情况。待水量下去之后,如果需要再次对游人开放,只需简单清理一番即可。

  虽然现在永定河迎来了黄河“支援”的水,但目前水基本被存留在卢沟桥附近的水坝内。预计5月还会有一次放水,届时积累多日的河水将继续滋润下面的河道,并随着下渗补充地下水。

  “永定河补水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。”水务部门工作人员说。从近几十年北京及周边地区气候变化来看,“降雨量越来越少”这个趋势非常明显,并且目前还没有改善的迹象。气候的循环可能长达数十年、数百年,因此从永定河上游到下游,把河滩开发成公园、耕地的现象都可以见到。近年来水务部门为此清理了不少占用河道的违章建筑。而合理的规划,为的是水量大的时候,能让人们远离河水避免发生危险;水量小的时候则可以让人们尽可能靠近水面感受湿润的气息,这是最现实的做法。

  赶水

  市民驱车数十公里

  从卢沟桥一路再往东南,永定河穿过郊区直至北京和河北省固安的交界处。这段河道去年补水过程中,只有少数地方迎来了河水,而如今,河水已经到达距离边界处仅20多公里的地方,并且沿线的各村庄都已得到消息,河水即将在未来一周到来。

  偏下游的辛庄村处的河道还没迎来大水,但很多村民都开车跑出去10公里到上游看水了。70多岁的村民刘老爷子一脸遗憾,“上午村里一帮人开车去看水,我没赶上。”

  黄良路永定河大桥下已经有水了,前来观看河水的市民在应急车道把车一字停开。摄影爱好者架起“大炮”,拍摄正在流经的河水。桥下的永定河道曾是一个高尔夫球场,如今,河水从河道东侧一条宽度约有20米的低洼处流过,水流湍急。

  再沿河堤公路下行数公里至南地村一带,并不宽阔的公路旁,每隔不远就停放着几辆轿车,这些都是为“看水”特地而来的。治安巡防的警车不时经过,大喇叭里提醒人们不要走下河道、注意安全。沿河各处通往河道内的路口均有保安把守且设立了一些警示牌。

  由于河道在这里有数百米宽,且河道里有不少树木,很多地方其实并不能看见水。然而这仍拦不住人们的热情,有些遛弯的村民站在河道边,听着刚刚从上游看水归来的村民讲讲水流的样子,也是一脸欣喜。跟正在河边忙碌的水务部门工作人员多打听了点儿“内部消息”,有的村民便化身这里的“水利学者”,“我刚听穿着救生衣的巡河员说的嘛,北章客村那边河道里有土坡,而且河水也得下渗,所以咱这儿还得等两天。”

  盼水

  村民期待河流回春

  在南地村附近的一处河堤路边,十多个人站成一排,都在往西北侧观望。在大约一两公里外,永定河水刚刚流到这里,正泛起白色波浪。河道里面,身着救生衣的工作人员正在紧张检查河道情况。

  河堤路上还有一些骑车人,李大婶今年62岁,她从五里店和两个街坊一起来到这里骑车健身。“我是从榆垡嫁过去的,前几天听我妹说,水已经快到村里了,我们干脆就骑车回趟家,顺道好好看看河水。”

  为什么这么盼望永定河来水呢?大婶愣了一下,“没水的时候,咱也没渴着。可是在这永定河畔有太多记忆啦。”她从永定河西岸嫁到东岸的村子里,两个村子直线距离不过几公里,“刚结婚那些年,我要回趟娘家必须绕到河北省,从那里过河。现在想起来都跟笑话似的。没水之后,我们从南边河道上就能走回家。”

  另一位村民老先生想起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永定河有水的时候,“生活困难,我们到永定河里下网捞大鲤鱼,三五斤的大鱼带回家,放点儿盐煮煮就吃了。当时觉得真香啊,可是现在想想,河里的鲤鱼土腥味儿那么大,怎么能吃得进去呢?”这几十年里,村民们从勉强温饱,变成了家家户户小楼房、开汽车,“永定河里没水了,更没有鱼虾了,但我们如今鱼虾都吃腻了。”

  至于永定河究竟多少年没有水了,附近村民说法不一,可能因为部分河道干涸断流后局部有些水坑,记者听到了最少“二十多年没有水了”,最多“五十多年没有水了”。这么久过去,对永定河水有记忆的一代村民如今大都已是老人。永定河有水的年代,是他们年轻的时候。有了水的永定河不仅让环境恢复了青春,也让他们找回了很多青春往事。

  本报记者 张硕 【编辑:田博群】



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
本站所收录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
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,可向我们举报